?
70年 装备升级 课堂“蝶变”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10-06    

  哈尔滨市香槟小学信息化教学英语课上,小学生们使用触摸显示屏互动学习。(资料图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好的硬件装备不仅是良匠必需,也是优质课堂不可或缺的资源。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教育装备飞速升级。从使用粉笔加黑板的传统课堂,到使用计算机、投影仪的多媒体课堂,铁板神算网。再到使用交互式电子白板的现代课堂,教育装备变迁折射出科技的进步,更反映着国家财政经费对教育的持续性投入。

  如今,“三通两平台”广泛覆盖,智慧校园雏形初具。优质教育内容通过电波在装备间传递,载着城市与乡村、东部与西部、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共享教育公平,共同走向教育现代化。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支粉笔,画出的是彩虹,洒下的是泪滴”

  哼着《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这首经典老歌,即便自己的小学生活已过去近半个世纪,但汪同轩依然清晰记得歌词里勾勒的校园生活场景那时,老师们常常会用一小截粉笔凌空“轰炸”课堂上开小差的同学。

  彼时的汪同轩认为,拿起粉笔洋洋洒洒写板书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因为这段记忆,长大后,汪同轩留在了自己的家乡湖北省应城市,成为黄滩镇中心小学的一名乡村教师。他所在的黄滩镇曾是有名的“粉笔之乡”,全国80%以上的粉笔都产自这里。

  在时间几乎凝固的乡村慢生活里,汪同轩拿着一支粉笔,站在三尺讲台上,演绎他人生中最美好的34年光阴。直至5年前,以电子白板为代表的教育信息化革命袭来,汪同轩才与那支紧握了大半辈子的粉笔,依依不舍地挥手作别。

  事实上,与那支成天在黑板上吱吱呀呀叫个不停的粉笔告别的,不止汪同轩。在汹涌而来的教育信息化大潮面前,教室后墙黑板旁的一截截粉笔头,成了无数师生最深刻的回忆。

  标准中国地图上,找不到汪同轩生活和工作的黄滩镇。但这个小镇不仅生产了全国80%以上的粉笔,也见证着中国教育70年来的变迁。

  粉笔加工属于典型的资源型产业。依托丰富的石膏矿藏,自上世纪50年代起,黄滩镇刘垸村由生产裁缝专用的画粉改做粉笔。高峰时期,全村近九成家庭都以制作粉笔为生,粉笔产量高达9000吨,是名副其实的粉笔村。粉笔作坊延续了中国农村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生产的传统,是当地人的经济来源,更是他们寄托情感的所在。

  电视剧《大江大河》中,男主角用家里的墙、柜子的面、路边的水泥板当黑板,用粉笔演算数学题。在那个年代,粉笔是知识传递的圣火。而在更多人心中,从学校拿回粉笔在家和小伙伴们画画,和同学们在教室后面的黑板报上一展身手,上课时贪睡被老师用粉笔头敲醒这样有趣的事情记忆更深。

  今年48岁的彭春英,是湖南省郴州市第六十七完全小学的教师,从教已有28年。从一名学生成长为一名教师,她见证了一块黑板和一支粉笔的时空之旅。

  1978年,7岁的彭春英进入郴州市苏仙区(原郴县)五里牌镇洞尾村小学读书。当时学校的教室不大,约40平方米,能容纳30多名学生。教室前面有一块简易的木质黑板,由四个铁钉固定。这种黑板粗糙、易裂,涂层起皮、脱落后会变得凹凸不平,教师写板书时粉笔消耗量大,学生的观看体验也不好。

  那年月,物资十分匮乏,粉笔比较珍贵,教师们都是省着用。但即便尽力节省,每节课下来,也要用完两三支粉笔。等到擦黑板时,粉笔灰弥漫在空中,往人鼻孔里钻,让人喘不过气来,教师和学生都受罪。

  读高中的时候,彭春英教室的木质黑板换成了水泥黑板。刚开始,教师在黑板上写的字又亮又清晰,可没过多久,黑板就开始出现裂纹,裂纹处露出水泥的底色,好像地图上分布的河流一般。黑板上经常写字的地方还出现了白点,坑坑洼洼,师生们戏称那是“黑板的雀斑”。

  “这样的黑板容易产生反光。”彭春英说,晚自习课教师讲解练习题,同学们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只能扭曲着身子、探着脑袋去记笔记,这让好学的孩子们着实辛苦。

  1990年,彭春英从郴州师范毕业,成了一名人民教师。她欣喜地发现:学校的黑板竟换成了毛玻璃材质,反光现象得到改善,写起字来也比较轻松,擦拭的时候更是容易得多。但毛玻璃黑板易碎、不易运输与安装,很快就被淘汰了。随后又出现了绿色钢制烤漆黑板,这种黑板有向外弯出的一个弧度,有效避免了反光。学生坐在教室里的任何一个座位上,都能看清教师的板书,黑板上的字清晰、醒目,显得格外漂亮。

  “三尺讲台、一块黑板、一支粉笔、一本教材,再加上老师身上的白色粉笔灰,这就是那个年代课堂的标志性特征。”彭春英说。

  除了写一手好看的粉笔字,那时候的教师还要会刻小字,因为当时考试用的都是油印试卷。

  刻板平放在桌子上,蜡纸整整齐齐铺在刻板上,用专用的刻笔照着范本刻写。刻写过程需百倍小心,稍有大意就会把蜡纸戳破。一戳破,油印出的试卷便会落下一个黑疤点,很是难看。

  那时候,蜡纸上的每一个字都凝聚着教师的心血,每一道题目都饱含着教师的精心选择和思考。如今,粉笔、黑板、蜡纸、油印机这些老物件已不太常见,但它们却见证了教师在艰苦岁月里的无私奉献。

  回忆起教师生涯的前十年,河南省新郑市新村镇第一初级中学教师鲍峰亮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吃粉笔灰。

  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鲍峰亮的学校发生了变化,逐渐有了“现代味”。学校里配备了录音机,一开始供英语教师专用。学校立下规矩:录音机必须使用5年以上,如果这期间录音机坏了,英语教师负责维修;如果录音机没有使用够5年,英语教师掏钱换新的。

  事实上,语文教师也特别需要录音机。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学校只能把英语教师用坏的录音机修一修,让语文教师接着用。

  当时,鲍峰亮的课堂上还有个金贵的小物件幻灯机。

  为了让教学更加直观,那时的课堂普遍以放映幻灯片形式组织教学。幻灯机是学校的宝贝,唯恐损坏,所以一般不出借,教师只有上示范课、优质课时才有机会用。

  整个20世纪80年代,传统媒体教学和计算机教学一直被作为辅助。到了90年代初期,伴随计算机性能的提高,其在教学应用中的优势逐渐显现,在教学实践中受到推崇。

  当然,社会上流行的看法是“80年代看录像,90年代看光盘”。电教系统常用的录像机面临被VCD(影碟机)和计算机取代的局面,电化教育界出现了一个时髦但概念又很模糊的专业术语多媒体。

  “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最让我难以忘记的,其实是学校配备的苹果电脑机房,以及一些用5英寸单面软盘存储的CAI(计算机辅助)教学软件。虽然颜色、声音、动画都很简陋,但却让我和我的学生有了不一样的体验。”山东省青州市第一中学教师王爱胜说。

  90年代,彭春英已经从农村调到城区教书。此时,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尤其是投影、录音、录像等多媒体技术进入课堂,“一支粉笔两手灰”的传统授课方式结束了,板书开始电子化。在投影仪的辅助下,教学内容在“幕布”上显现,犹如放电影一般,时不时还会出现缤纷多彩的图画,甚至是电影电视片段。

  彭春英的投影仪,就像磁铁一样紧紧吸引着学生的目光,教学效果因此显著提升。一旦学生对某些内容不明白,还可以点击幻灯片重复观看。电子白板解决了传统黑板的弊端,课堂教学实现了一次飞跃。

  从录音机到幻灯机,从投影仪到计算机,背后离不开政府在改善办学条件、推动教育信息化方面所做的努力

  1978年4月,同志提出要制定加速发展电视广播等现代化教育手段的措施。同年中央电教馆成立,标志着我国的教育信息化迈出了第一步。

  1989年,国家颁布《国家教育管理信息系统总体规划纲要》,为教育管理信息化、教育系统电子政务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2002年,第一部教育信息化规划《教育信息化“十五”发展规划(纲要)》发布。

  2013年央视《开学第一课》上,乡村教师刘兆明的英语和美术课堂实录被选为全国示范课。获此殊荣,刘兆明最感激的是“天锅老师”。

  刘兆明在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桃花沟教学点任教,他工作的头20年,都没有后来3年学到的技能多。

  按照要求,教学点要利用远程教育“空中课堂”资源,开设三年级英语课。桃花沟4个年级两名教师,工作排得满满的,刘兆明二话没说,主动承担起三年级英语教学任务,当上了山沟里的“洋教师”。

  常言道“人过三十不学艺”,但当时已53岁的刘兆明不信邪,从零起步挑战自我。他苦心钻研电脑知识,复制、下载、粘贴、查找一样样地学、一次次地记,夜以继日,不厌其烦。有时候,为了一个操作程序,他要练习四五十次,遇到一些英文图标,他难解其意,就规规矩矩抄下来,然后走十几里山路,进城找人请教。凭着“蚂蚁啃骨头”的执着劲儿,刘兆明硬是把远程教育“空中课堂”资源应用到得心应手。

  刘兆明上课的“法宝”是2012年底教育部、财政部启动实施“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提供的设备和课程资源,这让桃花沟一夕之间告别了“一间屋子一块板,一支粉笔一本书”的教学环境。

  桃花沟教学点的故事,只是我国教育信息化建设进程中的沧海一粟。2014年底,全国6.36万个教学点全面完成“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建设任务,实现设备配备、资源配送和教学应用“三到位”。从2012年9月第一次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会议召开以来,短短3年多时间,在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核心理念支撑下,以应用驱动和机制创新为突破口,以“三通两平台”为核心目标和标志工程的各项重点工作扎实推进,正生动地改变着基层教育生态。

  对多年从事教育工作的群体来说,教育信息化在短时间内带来的冲击绝不仅仅是轰轰烈烈的“表面现象”,而是一场深入骨髓的“升级改造”。

  教育部科技司提供的数据显示,教育部举办了23期教育厅局长教育信息化专题培训班,仅用两年时间便完成了全国县区级以上厅局长的首轮全员培训。培训的辐射效应被迅速点燃,各地积极行动起来,辽宁、安徽、山东、湖南等省进一步扩大干部专题培训范围,黑龙江完成对全省教研系统骨干的培训。与之相适应,在启动实施“全国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的示范引领下,各地全方位多途径提升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水平。

  教育信息化是促进教育改革和教育发展的过程,更是推进教育现代化的过程,甚至肩负着扩大教育机会、提高教育质量的使命。习总书记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会议上强调,“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党的十八大提出2020年要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目标时,明确要求“以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

  第一次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会议以后,作为“十二五”的核心任务,从“宽带网络校校通”到“优质资源班班通”,再到“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以及教育资源、教育管理的公共服务平台建设等“三通两平台”各项重点工作不仅进展顺利,且总体上超越预期目标,应用效果逐渐显现。

  教育投入支撑着教育现代化发展。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从2012年的2.3万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3.7万亿元,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连续7年超过4%。

  信息化社会对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要求。近年来,以教育信息化推进教育现代化成果显著,带来了教学和学习方式的变革,也为缩小不同地区的数字鸿沟、推进教育公平、共享优质教育资源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由2012年的25%提升至2016年的94%,多媒体教室的配置比例由2012年的40%提升至2016年的80%。中国教育卫星宽带传输网直接服务于农村中小学师生的数量达到1亿人,全国6.4万个教学点实现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目前,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已有2.1亿名中小学生信息入库,全国中小学生基本实现了电子学籍管理,教师管理初步实现“一人一号”。

  这两年,彭春英的黑板变成了交互式电子白板随着计算机技术和网络在学校的应用和普及,在计算机硬件的支持下,通过核心的嵌入式软件设计和通信传输技术,将电子屏幕连接到计算机和投影仪上,从而构成一个交互式协作的课堂教学环境。如今,她上课时不需要带粉笔和教案,只需带上储存着课件的电脑、U盘。有了这块新的“黑板”,教师不用再到每个班一遍又一遍地抄下要讲解的习题,学生也不用担心板书一会儿就会被擦掉,课件想存多久存多久。更重要的是,网络联校实现了班与班、校与校之间教育资源共享,城乡学生可以共上一节课,同时也让湖南、新疆两地的教育对口扶贫不再遥远。

  在“互联网+教育”的大背景下,2018年4月,《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发布,计划到2022年,基本实现“三全两高一大”的发展目标,即教学应用覆盖全体教师、学习应用覆盖全体适龄学生、数字校园建设覆盖全体学校,信息化应用水平和师生信息素养普遍提高,建成“互联网+教育”大平台,推动从教育专用资源向教育大资源转变、从提升师生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向全面提升其信息素养转变、从融合应用向创新发展转变,努力构建“互联网+”条件下的人才培养新模式、发展基于互联网的教育服务新模式、探索信息时代教育治理新模式。

  “现在大概还有三成农户坚持做这个产业。”刘垸村党支部书记刘汉涛介绍,随着多媒体教学的广泛运用,传统的粉笔教学式微,粉笔市场逐步萎缩,刘垸村粉笔生产作坊数量大幅减少。如今的刘垸村调转方向,研发生产无尘粉笔、玩具粉笔、杀害虫的药物粉笔等新型粉笔,开拓新市场。

  新中国成立70年,汪同轩、彭春英、刘兆明们见证了课堂的大“变脸”:黑板,抓码王敢于担当、敢于亮剑坚持,越来越窄,越来越小,变成了白板;粉笔字,越写越好,清晰简洁;教学内涵,无限延伸,穿越时空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关键词3| 神算刘伯温心水论坛| 金多宝| 六盒神童牛魔王彩图| 正宗五鬼报资料彩图b| 新跑狗图63期玄机图| 跑狗图新一代出版论坛| 开奖结果智能走势图| 品特轩高手之家|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